NEWS

独家“恒大重组报告事件”惊动监管层国资委紧

  导读: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9月24日,既在《恒大集团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下称《报告》)在坊间流传出当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国资委”)便向下属有关中央企业紧急下发《关于提供所属信托公司涉很大集团项目有关情况说明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全面摸底排查央企所属信托机构所涉恒大集团的相关业务。

  昨日引发市场热议的恒大地产资产重组文件“泄露”事件,表面上因恒大集团在晚间的一纸“强硬”辟谣而逐渐平息,但实际上,内里所引发的巨大震动却依旧还在行业与监管层中持续。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9月24日,既在《恒大集团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下称《报告》)在坊间流传出当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国资委”)便向下属有关中央企业紧急下发《关于提供所属信托公司涉恒大集团项目有关情况说明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全面摸底排查央企所属信托机构所涉恒大集团的相关业务。

  “请你公司认真核实所属信托公司与恒大集团开展业务情况,特别是截至目前仍有存续业务员的,请提供存续项目余额、风险,目前影响及处置措施等情况。”在上述国资委资本局下发的《通知》中要求各中央企业需在9月25日前将有关排查情况盖章上报。

  9月25日上午,叩叩财讯就上述文件内容向国内多家央企所属信托机构求证,一家大型央企所属信托企业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证实的确已经收到了类似《通知》。

  “昨日恒大地产的事件影响太大,引发了业内的震动,尤其是作为与其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即使政府部门不下发有关通知,我们自身也都非常担心相关项目的风险。”上述某央企所属大型信托企业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

  “监管层第一时间要求排查涉恒大集团的项目情况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毕竟恒大集团的财务状况堪忧引发了整个行业的担忧,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需要对相关资产进行摸底。”另一家同属央企旗下的信托公司人士表示。

  9月24日,随着《报告》在网上的流传,并引发中国恒大股价震荡,截至当日收盘,中国恒大在港股市场当日跌幅达到5.58%。

  这份《报告》称,如果恒大地产重大资产重组不能如期完成,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风险,落款日期是2020年8月24日,并在《报告》的下方附上了恒大地产的股东信息和为他们提供借款的金融机构信息。

  公开信息显示,《报告》中所称“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是4年前恒大地产与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深深房”,股票代号000029.SZ)的重组并购。

  2016年9月14日,深深房开始停牌,当年10月10日,该公司发布公告,宣布签署了《关于重组上市的合作协议》。协议的另一方是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后者持有恒大地产100%的股权,深深房将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该100%的股权。

  如果重组完成,凯隆置业将会成为深深房的控股股东。这也意味着,恒大地产将会完成在A股的借壳上市。

  《报告》中还特别提到:如果恒大地产本次重组未如期完成,可能引发一系列系统性风险,恒大地产资本金将大幅减少,现金流断裂,“如不能按时完成重组,公司须在2021年提前偿还战略投资者1300亿元,并支付137亿元分红。1300亿由权益变为负债,资产负债率将大幅攀升至90%以上,可能导致恒大地产现金流断裂。”同时,恒大地产现金流断裂将导致恒大集团无法偿债,进而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

  “如果恒大地产不能按时完成重组,可能导致其现金流断裂,从而引发恒大集团在相关银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及债券市场的交叉违约,进而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上述《报告》称。

  24日当晚,恒大集团发布澄清声明:相关文件和截图凭空捏造、纯属诽谤,对公司造成严重的商誉损害。他们强烈谴责,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9月25日,恒大相关人士继续公开回应称,“文件确系假文件,案件仍在处理中”。

  虽然恒大集团方面一再否认,但外界依然对这份《报告》及其中所提及相关事件的真实性存在诸多待解疑问。

  “实际上《报告》的有关内容节选在9月23日就已经在市面上流传了。如果说《报告》是凭空捏造的话,那么不禁要问谁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凭空捏造一份带有企业公章的文书?又有谁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点将这份落款于8月24日的报告公之于众呢?”一位来自于私募机构的市场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无论《报告》的真假如何,但《报告》中所指出的恒大集团所面临的困境则是有事实依据作为支撑的。

  2020年下半年以来,房企没有等来融资的放松,反而是主管部门对房地产融资环节的监管不断加码。

  7月24日,房地产工作座谈会召开,提出“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

  8月16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求是》刊文指出,房地产泡沫是威胁金融安全最大的“灰犀牛”。8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住房城乡建设部召开房企座谈会,约谈12家房企,明确了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即传闻已久的“三道红线”。

  所谓“三道红线”是指监管部门将对房企按“红、橙、黄、绿”四档管理,并设置“三条红线”: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

  监管层针对房企融资出台“三条红线”、“四档管理”,再加上金交所出台办法规范房企表外融资之后,过去那种“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的粗放式发展真的要告一段落了。那些依靠“三高”起家的行业巨头们,显然面临着严峻的发展挑战。

  这是监管部门第一次明确了房企举债的标准,有了这三道明确的红线标准,过往房企融资的漏洞几乎被彻底堵上了——不仅控制信用债,而且还要对信托、资管产品和海外融资,进行全方位的监管。

  不幸的是,恒大集团作为“三高”发展的典型房企,三条融资监管红线年年报,资产负债率、净负债率和现金短债比数据分别为:83%、159%和0.61,而2020年中报显示,上述三个数据迅速恶化为:85.28%、199.3%、0.36。这也意味着如果上述三项指标不能降至安全线内,恒大集团一重要的融资渠道又遭遇到障碍。

  此外,虽然恒大集团称《报告》等相关文件为“凭空捏造”,但9月24日晚间,网络上便有网友通过一系列的“专业分析”,直指这份《报告》的作者或为恒大集团内部人士,一名名为黄希平的文宣副总监被指或为该份文件的始作俑者。

  截止目前,恒大集团方面并未对网络上有关该份《报告》的作者传言给予任何回应。

  “已经报警,案件还在调查中。”9月25日,叩叩财讯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恒大集团有关部门,对方表示并不清楚目前网络上的有关传言。

  从7月底以来,无论是恒大全国楼盘七折甩卖,还是恒大集团旗下的汽车业务板块恒大汽车传出要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包括最近是恒大的战略投资者苏宁集团,传出如恒大地产2021年1月未能回A上市,将要撤资的消息等等。

  “恒大的风险的确在进一步放大。”上述私募负责人士透露,这是近年来业内的普遍认知,一些风控较严且嗅觉敏锐的机构也开始审慎考量与恒大的相关合作。

  “2017年前后,我们部门曾与恒大某区域公司有一个数十亿的相关信托产品的合作,当时恒大地产刚刚引入战投,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该合作也有对赌协议,在2019年中项目到期,恒大方面想继续做,但我们处于风险等多方面的考虑没有同意,该项目最终在去年年底清算。”一家曾与恒大有业务往来的央企下辖信托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

  正如上述信托公司人士所言,在恒大集团可预期风险进一步扩大之时,国资委摸底排查有关信托业务资产,并不出人意料。

  而据昨日发布的未经恒大集团方面正式的《报告》数据显示,恒大集团截止今年6月30日,涉信托业务的总量或已达到数千亿之巨。

  据《报告》称,2020年6月30日,恒大集团有息负债余额8355亿元。涉及银行类金融机构128 家,借款余额2323亿元,其中境内银行类金融机构171家,借款余额2163亿元,主要为民生银行600016股吧)293亿元、农业银行601288股吧)242亿元、浙商银行107亿元、光大银行601818股吧)100亿元、工商银行601398股吧)94亿元、中信银行601998股吧)94亿元等。涉及非银行类金融机构121家,借款余额3684亿元,主要为光大信托278亿元、山东信托176亿元、外经贸信托167亿元、中航信托133亿元、中信信托126 亿元等。

close
Scan the qr code Close
the qr code